若梦余晖(地址:学校)

怪盗就算喜欢上了侦探也没什么大不了吧。

【新快】重逢(一发完)

给师傅的生贺 @Fran 🎤+🗡 

生日快乐!

xd已经在学校啦,所以这是留下的定时发布啦x

——

他从来没有想过他们还会有以后。

曾经精彩纷呈可以编几十部电视连续剧的十八岁怪盗伴随着组织的覆灭不复存在,那些短暂融合入生命的一部分也该被剔除,属于怪盗基德的一半该消失不见从此让黑羽快斗成为一名普普通通要去参加高考的学生。

最后留下的回忆只有路过台球社时寺井爷爷会对着自己笑一笑把黑羽盗一的照片擦一擦挂在墙上。

 

曾遥不可及的平淡未来稳稳摆在自己面前,他一时却有些恍惚。

没办法啊,人总是这样。在当怪盗基德时梦寐以求的生活如今看来却单调乏味——得不到的才最好。

“凭少爷你的天赋,干什么都会成为顶尖吧。”寺井这么对他说。

那可不一定——黑羽快斗翻着半月眼补充道,如果让我去做鱼料理那还真是入不敷出。

 

偷盗的天赋用来完善逃生魔术的开锁方式,在夜晚高高翱翔过的滑翔翼被挂起来生了一层尘土又在大扫除时被整理一遍试试还能不能飞。

——一下子回归日常生活倒真是有些不习惯,反而让自己有些精力过剩,前怪盗只能委委屈屈把闲着无聊出的迷题丢上网络捏着手指头算有几个网友能推断出迷题的真正含义。

 

于是推理区著名的出题者红色鲱鱼的论坛底下都是一大片哀嚎题目太难解不出来的声音,只有少数几个天赋异禀的解题者才能跟上他的思维给出标准答案。

敲打着键盘把暗号融入几句意义不明的短句之中……为了照顾网友们不是专业人士,具有专业水平的怪盗还好心丢下几条提示。

最后收到的私信之中解出暗号的还是寥寥几人,正要关闭电脑时跳出的私信让黑羽快斗翻个白眼心道别又是借不出暗号私聊问他要提示的人。

这次的私聊只有短短一个词。

【kid?】

 

喏,名侦探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对着福尔摩斯的头像思索良久最后找不出其他人选,黑羽快斗在短暂的大脑空白以后,阴差阳错拼出了一句摩斯密码。

【Kudou Shinichi?】

 

【……你还好吗?】

好吧,他知道不会是别人……等待了许久的对方正在输入变成了这样一句话,隔着屏幕仿佛能看到工藤新一纠结许久在跳动的字数下忧心忡忡打下了词组。

短短一句话似乎让他退役后这些天平淡的日子被洗去了一些什么,深呼吸一口气,却止不住心里欢快洋溢着的感情。

嘴角翘起好像要扬到天花板,最后自己所打出的字只有【多谢关心,在下很好。】

黑羽快斗捂着脸心想哦豁完蛋,大名鼎鼎的怪盗基德说话像个刚刚接触暗恋对象的小女孩一样不由自主想多再想多。

……但却没有什么词语能描绘出他现在的心情,那些鼓胀在胸腔里那些被关心的感觉。

会关心怪盗基德的人可没有几个。

对着时间不知沉默了多久,对方的状态闪烁一下变成了已下线。

什么嘛……

黑羽快斗委委屈屈关闭电脑,把工藤新一划拉进了黑名单。

 

……属于怪盗的回忆停留在两个组织被并肩作战的二人毁灭的夜晚。

哪怕单片镜上的裂纹一道接着一道密密麻麻布满了视野,黑羽快斗依旧记得那天的星星美得耀眼。

满天星河都落在一起,聚焦着面前的人。

“有没有兴趣……来FBI做个特派委员或者当警方的协助人什么的……我可以帮你。”

那可不行……怪盗基德去这些地方会被当成国宝级的生物重点看管严加防范。眼前的人会很为难的吧?

于是,他最后的回答是:“笨蛋——怪盗基德可是高高飞在天空的白鸽。”

“拜托,你也想要……活在阳光下吧?”

“月光很美。”

   

听说工藤新一因为解药的副作用被迫请了假待在家里当小小姐的实验对象。

听说兰小姐已经嫁为人妇。

听说或许江户川柯南的死神光环在工藤新一身上失了效,关东死亡率开始和关西齐头并进。

听说……

哪有那么多有的没的。黑羽快斗合上书,最后心虚一般点进网站留下了一句【……你还好吗?】

……虽然拥有工藤新一的电话号码,但多半会被当成骚扰电话屏蔽掉……

隔了不知道多久也没有等到工藤新一的回复……不会出事了吧?

黑羽快斗愤愤不平生着闷气最后却披着怪盗时期的易容服溜去了米花。

——这叫关心宿敌安危,黑羽快斗振振有词解释说。

 

本着能帮一把是一把的原则,工藤新一被偷走的钱包在一个不经意的侧肩中又钻回了它主人的地盘。

带着鸭舌帽低垂着头经过工藤新一身旁微昂着头观察他的脸色,撞击时加了几分力道确认对方身体很稳没有乏力……

脸色红润不像是生病,看样子也挺健康……黑羽快斗扑克脸下指责着某个人模人样的侦探:明明活的也见不得什么不好却非要鸽掉许久不见的来自宿敌的问话,这是在明晃晃让他担心还是干什么?

 

【今天看到我喜欢的人了。】

前言不搭后语的回答。黑羽快斗敲着键盘,删删打打最后彻底放下怪盗基德的偶像包袱留下一句【来在你单身多年的宿敌面前炫耀?】

【凭借侦探的观察力,我想知道自己丢了个钱包还是很方便。】

一串问号卡在对话框,对方的状态变成了熟悉的已下线。

黑羽快斗想说的话梗在喉咙,最后咽着一口气心道自己似乎是被发现了。

在盯着文字停顿了许久之后才后知后觉般把第一句话嚼碎了咽下去,鼠标停顿了许久之后按下了鲜艳的红色叉号。

……喜欢的人是谁也不会是怪盗基德,他想着。

工藤新一也喜欢自己,这是在开什么国际玩笑?

……这又不是愚人节。

 

与宿敌的交流似乎到此结束,高中生的日常生活难得变得紧迫起来。

在满堂严肃的学习气氛里黑羽快斗还会有点恶趣味的想着也不知在小学上了几年学的工藤新一会把高考考成什么样?

……不过既然职业是侦探那他也不会考的很差就是了。

黑羽快斗掐着点跑进高考考场时侧身而过的人搀扶了一把重心不稳差点跌倒的自己。

谢谢被卡在嘴里,来人对他颔首致以笑意,最后不慌不忙踩着最后通牒的铃声走入教室。

……是没认出自己吗?黑羽快斗抱着夹杂着果然如此以及微微一点被摁在心里的遗憾,默不作声把笔转的飞起。

直到考试结束时被影子遮住了光线,他茫然抬头对上了一句“黑羽快斗同学,要一起走吗?”

站起身子嘴硬了一句:“这位同学你可能认错人了。”黑羽快斗拎着手上简洁的行李大踏步离开考场,却没有管心脏大声跳动要穿到外界的声音。

“侦探只有在证据充足的情况下才会说出谜底。”

黑羽快斗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扬着笑意,心里大声回复说你可搜集不到关于怪盗基德的证据……他早就金盆洗手了。

 

【你想知道谜底吗?】

论坛上来自于工藤新一的私聊闪着红光……回复了难道不是实锤自己就是怪盗基德?黑羽快斗关掉论坛页面,却在消息亮起红点时第一时间点回去打开了对话框。

【心脏跳动的声音不会骗人。】

……好吧,怪盗基德不得不承认,那种声音真的很大。

大到自己无力控制从心脏跳出来的喜悦,

黑羽快斗敲敲打打,最后在对话框留下一句【大侦探你的告白技巧可有点生疏。】

【那是因为我没有经验,原谅第一次告白的新人吧?】

好吧好吧真不愧是他的宿敌。黑羽快斗关闭电脑在心里反复默念扑克脸……真是熟知自己的软肋。

  

直到最后才回复了一句才不会原谅……黑羽快斗绷住扑克脸仿佛如此就可以压住要跳出嗓子的心脏,也不管这是不是要抓怪盗基德的陷阱……不管怎么说,就算抓住白鸽也需得用白鸽喜爱的上等谷米才能获得青睐。

“喏,名侦探?既然你要提出告白那可不能我来找你……暂且扣一分。”

装模作样的小偷先生没有一袭白衣也无需仰视,熟悉的冷冽味道告诫着来人没有假冒也没有忘掉曾经的怪盗身份。

“那我还剩下多少分?”侦探也不慌不忙,似乎颇有自信。

“看在我喜欢你的份上,你还剩下八十九分?”不过,黑羽快斗用心声补充着,不及格分是一分,分手要负的一千分。

“看在我先告白的份上再加一分?”

“——扣一分。”怪盗的玫瑰从夜晚移动到了白天,鲜红夺目还带着一滴露水。怪盗本人使用的依旧是优雅分不清年龄的声线:“那些玫瑰可不是白白送出去的。”

“就算是你先告白咯?”熟悉的半月眼还是让怪盗心里压抑着带着点一较高下的意思,黑羽快斗反击回答:“侦探可不会说含糊不定的词语。”

“好吧,回答你上一个问题。”侦探最后开了口轻声说:“我过得一点都不好。没有案件也没有宿敌,生活平静的让我害怕……不知道该怎么向前。”

“有的时候甚至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好吧,和我一样。”

不过没关系。

他知道两个人会在漫长的未来里一起摸索着找到适合自己的生活节奏。


一篇迟了一步的停更声明

为什么老云比我早?@云魇 我要谴责他。

好的我要去准备高考了,学校期间禁止拿手机所以高考前上线纯属诈尸x

*有事找我请找我师傅@Fran 🎤+🗡 

*观影体更新请扒拉老云@云魇 


高考前还有两篇文,自动发布get✓

六月高考结束后出没✓

点我看老云在线卖惨 

五月四日之后老云就没啥大事了,疯狂找他更新观影体吧。

你们的良心不会痛的✓

就这样,我收拾行李走人了再见——

尝试搞推理的产物/大家要玩儿吗【?】

工藤新一,铃木园子,毛利兰在去往蛋糕店的时候发现店内有死亡的人。

死者为一名女性店员(不会取名字称作A)

死者被勒死在后台,因为后台有一次性头套,手套等寻找不到痕迹。

现场找不到可能被凶手使用过的疑似凶器的绳子。

现场还有两名保安,两名服务员以及店长。

有两名前来购买食物的食客。

——

黑羽快斗(食客):我只是路过而已……本来的目标是要去隔壁的博物馆的。不过,凶手对蛋糕很不尊重哦?

中原野一(食客):我是来吃蛋糕的……那个A什么态度啊真是。

白鸟由美子(服务员):我是发现尸体的人……(哭哭啼啼)真的被吓到了……A是一个很好的人啊……

先田幸子(服务员):A心情很不好我还安慰了一会儿……没想到就……

野正温子(保安):我一直都在门口站岗,接到一个外卖电话才进入……看见白鸟哭着才知道A已经死了。

平本干夫(保安):我一直都在保安室看监控……幸子和A一起进入后台之后白鸟从后台走出来,之后就没有人出入了……先田幸子在安慰过A之后问我是谁欺负过A。

森谷公美(店长):很难相信会出这样的事……A她之前才说过要好好活下去……

铃木园子:A向铃木财团高价售卖了一颗宝石,啊啊啊我才想起来。她说那是她们家族的传家宝。

——

*江户川柯南身上塞着一张纸条【宝石的主人可不是真正的主人】

*平本干夫是A的男朋友。

*先田幸子与A是闺蜜,二人经常形影不离。

*A疑似被勒死时监控内有黑羽快斗,中原野一和站在前台的白鸟由美子。

*黑羽快斗包内有绳索,据他所说绳索是魔术道具,花纹无法与死者脖子上的勒痕比对。

*白鸟由美子与A有私交,她说A家里很缺钱,似乎因为平本干夫好赌。

*野正温子曾追求过A。

*先田幸子称安慰过A之后走到保安室想要问问是谁,为A出气,发现是自己的男友之后与男友开始冷战。

*森谷公美说自己在案发时正在与男友通话,电脑上有通话痕迹。

*先田幸子和中原野一手上有对戒。

*中原野一与死者有过争吵,先田幸子走入后台安慰死者,之后白鸟由美子端着他所点的蛋糕从后台走出。(据自己所说去安慰死者

*保安室与后台相连,后台有通往外界的小门(没有监控)

*后台并不凌乱,在桌面上还有摆放整齐的制作蛋糕的工具以及蛋糕的半成品以及包扎好的蛋糕盒子。

——

在后台查看过一样东西后,柯南拿出了指认凶手的证据。

——

凶器在哪里?

杀人者是谁?

为什么要杀人?

把图片先存在lof防止相册被家人删x

是咕呱学长和雲松老师给的xd

@松野雲松 @鸽盐生 

www他们是神仙

咕呱学长删了lof所以看不到xd但是QQ已经说明啦x

总之夸爆神仙——

【一名文手胡乱发言】

【新快】一起磕cp吗?(一发完)

*网课无聊的产物,随便看看就行。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体。

————

        新k核心磕粮专用群

【兰】:我又安利到了一个姐妹!

【园子】:怎么样怎么样,能进这个核心群吗?

【兰】:应该没问题。她的爸爸专门负责基德案件,磕到的现场粮绝对多。

【哀】:那就邀请进群吧,我先把你设置成管理员。

【兰】:好!

【园子】:虽然知道不是真的但是这两真的好磕啊……

【和叶】:冷cp女孩真的卑微。

————

点下邀请新成员进群的按钮,手速很快点到了最近联系人的第一位。一闪而过的福尔摩斯头像让毛利兰心生不妙。

……

工藤新一拿起手机,一连串的滴滴声让他疑心目暮警官是否把自己拉去了一个讨论案件的群……看到屏幕上的新k核心磕粮专用群,他罕见的沉默了。

————

        新k核心磕粮专用群

【兰】:!!

【兰】:那个……新一,不好意思啊……

【园子】:?!等等工藤新一事情不是你看到的这样!

【新一】:……那个,新和k指?

【哀】:你和怪盗基德。

【园子】:抱歉抱歉,这就把你送出去……

【和叶】:抱歉抱歉啊……

【新一】:……留着就行。

【哀】:……

【兰】:??!

【园子】:等等等等,工藤你不会……?

【新一】:啊,我没有告诉过你们吗?

【新一】:我喜欢基德。

【和叶】:?!

【哀】:哇哦——

【兰】:??!?!

【园子】:?!等等工藤你不会是开玩笑的吧?!?

【新一】:……随你们怎么想,我先去解预告函。

————

放下手机也没太把这件事当回事,他手里的草稿本算了整整一页,最后圈起了一个时间与一个地名。

工藤新一捏着笔想到,那家伙出迷题的水平倒是愈发精进,倒像是完全不想让警察看懂一样。

捏起手机,把电话打给了警视厅。告诉他们基德的预告函已经解出时,他听到了对方理所当然的说:“不愧是工藤君啊。”

……有的时候还真是怀疑那家伙的迷题是出给自己的。

工藤新一笑着摇摇头,打开了放在一边的福尔摩斯探案集。

……

 

————

      追妻讨论小组

【新一】:……

【新一】:这群名是怎么回事?

【兰】:像你这种出差连招呼都不打的一年到头天天案子案子的家伙……

【园子】:当然是帮你想想怎么追到基德大人啊?

【哀】:喏,如你所见。

【青子】:反正要记得把基德那个混蛋给……

【新一】:……?

【和叶】:咳咳,今天晚上要去见基德吗?

————

工藤新一打下一句“当然要去”也没管女孩们后续的“上啊,打直球!”“相信我,你直接告白效果会好很多!”

在基德预告现场徘徊许久,工藤新一拉住一名鬼鬼祟祟的黑衣小哥轻声说:“你这次伪装可不够好。”

“什么伪装啊,我不懂——”黑衣小哥也极为镇定,笑眯眯摆着一副无辜脸。

“那可真是抱 歉 呐。”工藤新一捏紧了他的手臂。

手中捏着的转眼就变成了魔术道具里的假手,那人飞快消失还不忘对他说一句:“现在可不是表演现场,我可什么都没干——”

好吧。工藤新一耸肩,表示晚上有的是时间。

————

      追妻讨论小组

【青子】:这次我进不去,很抱歉啊……这次的安保不是由老爸负责。那个宝石主人特别反抗……

【园子】:基德大人偷的不是我家的宝石,我也……

【哀】:藏宝石的地方连个监控摄像头都没有。

【新一】:……我在现场。

【新一】:那家伙应该早就到了。

【园子】:工藤加油我看好你!!直接告白!!

【新一】:……?太快了吧?

【哀】:够慢了。

【园子】:就你这样一直拖,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看到你们成啊?万一我基德大人是直的……呜呜呜早点给我断个念想。

【新一】:……行。

————

聊天不如聊基德。工藤新一心里念着,数着钟表等待基德开始作案。

在灯光暗下的前一秒,他看到一个小警员笑眯眯眨眼,对自己比划着口型:“it's show time.”

好吧,高傲自负的小偷先生想收拾这个名义上收藏宝石,暗地里杀人越货的家伙,作为侦探也不好过多干涉。

……等小偷先生表演结束,自己只要跟着这家伙留下的各种证据把这个宝石主人的下半辈子丢进监狱就好。

还真是有点无聊,他想着。

————

      追妻讨论小组

【兰】:怪盗基德已经作案结束了吧?

【园子】:不知道啊……

【青子】:结束了。刚刚老爸给我打电话了……说着今天没有安保任务,结果还不是跟着去……老爸只能在外面干着急不知道基德有没有被抓住。

【青子】:刚刚才知道基德不仅没被抓住,还反手曝光了宝石主人暗地里做的勾当。

【园子】:我基德大人好帅!!!

【新一】:你们消息还真灵通。

【兰】:新一你告白了吗??

【哀】:按照时间来讲,没有?

【新一】:告白了。

【园子】:???那基德大人呢??

【新一】:在我背上。

【哀】:?

【兰】:??!

【园子】:?!??

【青子】:!!

【和叶】:?!!

【新一】:哦,职业习惯。

【新一】:我告白以后,他愣住了,然后我习惯性就用麻醉针……我也没想到他没躲。

【园子】:?我基德大人对你的告白会有阴影的我给你讲。

【青子】:……好惨一基德。

【哀】:……凭实力单身。

————

手机屏幕亮着的光莹莹闪烁,吐息打在自己的耳畔:“名侦探,我看见了哦——追妻讨论小组什么的……”

工藤新一无奈的把背上的人换了个姿势,用确保对方能听到的声音说:“为了耍帅而崴脚的小偷先生,你还想不想要我背你了?”

“别啊——”黑羽快斗抱怨着说:“看看你,我都对你的告白有阴影了。”

“……你知道是假话就够了。”

黑羽快斗啧啧了几声夸张的抑扬顿挫:“想不到工藤新一是这种人啊——”

工藤新一也跟着说:“快来看,堂堂怪盗基德崴脚了——”

“喂喂……看样子你不想让她们知道我们已经在一起了?”黑羽快斗翻个半月眼,心想原来也不知道名侦探有这么恶劣……

“……考验她们能不能自己看出来咯?”正主扬着笑,把背上的小偷先生移动到身前。

“啧啧,真该让他们看看传说中的东京警察救世主——”

  

END

太监了一篇几十万字的文。

不愧是我【?】

更新一组画失败的东西xd

回去码字。


【新快】听说那个神神秘秘的怪盗基德栽了(结)

先前的几百年里,作为顶尖的魔法师,黑羽快斗从来没有暴露到这么凄惨的经历。

自己被拽住询问身份的事例,之前从来没有发生过……

黑羽快斗愣怔着,在陌生又熟悉的背景下才意识到自己先前做了什么。

在大脑一片空白的状态下,下意识就使用了魔法……

完蛋了,肯定被看到了……黑羽快斗懊恼着想,凭工藤新一的能力,他很快就能意识到黑羽快斗不是人类。

该怎么办……


“黑羽?!”

惊喜又夹着疑问的声音。一个小孩子小跑着来到自己面前,黑羽快斗蹲下了身子。

“长老……你这是魔法又失败了?”

……几十岁的中年大叔变成了一个小团子有点难以认出,好在黑羽快斗也见过长老不同年龄段的样子,只是一眼也能认出来人。

小孩子皱起眉头小声说:“没有潘多拉太不方便了……你找到了?”


"It's show time.”黑羽快斗摆出一副扑克脸,右手靠着太阳穴,指头捏起“啪”一声炸出一些彩色碎屑。

右手握拳手心向上,捏着的是一颗透亮的宝石。

“果然是潘多拉!”


对黑羽快斗时不时表演魔术的行为已经免疫,小孩子捏过宝石细细观察……随手从空气中拉出一小团散发着柔和白光的小光团,宝石在光芒的照射下隐隐散发着红色光芒。

“告诉你件事。”黑羽快斗拉住蹦蹦跳跳的小孩,心道魔法师外貌变小心性也该不改变才对。

小孩子脸上的笑容消失的很快,他阴着脸色问:“有什么事?”

“为了你这任务……我好像不小心把身份暴露给一个人类了。”黑羽快斗斟酌着说。

“那可就有点麻烦……你试过遗忘术吗?”小孩子虽然有点疑惑不解,但还是继续说:“这样的事情之前不也发生过嘛……如果遗忘术不行,你换个身份避开那个人类不就好啦?”

指纹这东西可不好改……黑羽快斗欲言又止,最后轻声说:“我或许要在魔法界待上一段日子……几年,或者几十年。”


那个好心泛滥到不像人的家伙还真的不是人。

在一片头脑风暴里,工藤新一最先想到的就是这一句。


两代怪盗基德都在找一颗宝石,再结合魔法思考下去……

“快斗已经把宝石带回去了吧?”他问。

“呵,那群老家伙经常乱放东西还让我们帮忙收拾烂摊子……”冷静的魔女小姐脸色有点改变,她低声说:“放着又怎么样?人类那些生死存亡我可没那么大兴趣。”

——那颗宝石关乎生死。

工藤新一想着,这名不知活了多久的魔女小姐似乎不太防备别人的套话。


能够逆转生死的东西,显然只有APTX—4869。

……或者说,是最为关键的原材料。

那把烧了有关资料的火果然是那家伙为了销毁魔法的存在而干出来的。

……而且,怪盗基德并不是不管人类死活的人。


跟着小泉红子歪歪扭扭走了几步,眼前豁然开朗。

“这里就是魔法界?”

“是的。接下来,就要看你咯——”

魔女的话音未落,人却已消失在他的面前,好像从未出现。


孤身来到完全陌生的世界,的确会有点不安……工藤新一四处打量……环境有点像荒山野岭,各种各样的植物长得满地都是几乎无法下脚。


好吧,在这里的生物——暂且称为魔法师——不需要下脚。


没有办法再回去了。


黑羽快斗想着,反正对于他们来说,自己是怪物。

他撑着窗棂颇有点无聊的观看着几百年也不变的风景,随手演练着一个考验手速的小魔术。

窗口的景色混进去了一个奇怪的东西……中年状态的长老小跑着站住,对黑羽快斗大喊一声:“有人类进入魔法界了!”

连传音术都忘了用……黑羽快斗小声诽谤着长老从小变大还依旧活力满满的样子。

“知道啦……我会去问的。”

黑羽快斗毫无诚意的胡乱应答。

老是把这种事丢给我,真是……黑羽快斗按着不情愿的调子念出几个音节,在看清来人后惊讶到忘记带上扑克脸。

——为什么会是他啊???


好像惊动了些什么物种……工藤新一踩下的脚印不过几秒钟就消失不见,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被光线照的眼球刺痛,抬手稍微堵住阳光,熟悉的吊儿郎当的调子在前方响起。

“大侦探还真狼狈——”

他听到那个人这么说。

刺眼的光线突然消失,眨眨眼适应着环境……工藤新一盯着前方,目光里的人穿着一身黑衣,没有单片眼镜,也没有白色披风。


他还在。


光线在经过他身旁时好像自动暗淡,小偷先生扬着无奈的笑容,掺杂着少有的认输意味。

“来这里干什么……还是赶快回去吧。作为一个人类,你在这里可生活不下去。”

一边说话,一边向自己走来——黑羽快斗蹲下身子,故作夸张的说了句:“伤的还不轻——”

余光扫去,没有什么防护的脚踝被不明植物擦破了几道口子。

“抱歉。”

黑羽快斗难得崩掉扑克脸,有点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人。

“我说,对不起。”


手心里的治疗术一时震惊忘了释放反倒让他有点气血上涌。

黑羽快斗楞楞看着工藤新一低声说:“之前总是压榨你什么的。”

“还有,我只是……想要求证真相。”

“非常对不起,害你受惩罚……”

黑羽快斗勉强没让快溢出来的问号浮现在脸上。

——什么惩罚?

再结合工藤新一莫名其妙进入魔法界,黑羽快斗几乎是瞬间就想起了人类世界的另一名魔法师。

——拜托,小泉红子给他灌输了什么奇奇怪怪的想法?

“大侦探,没必要道歉什么的。”黑羽快斗摁住心头一串的迷惑,手上把被打断的治疗术释放完整——

“我送你回去。”黑羽快斗直起身子,却被大力拽入了一个怀抱。

“诶———?”

他恍惚间想着,当年逗着玩儿的小孩竟然已经和他一样高了。


从九年前的黑羽盗一死亡案之后,那个时常闲着无聊跑来调戏小孩子的家伙的形象已经挥之不去了。

怪盗基德出现时,他是震惊的。

太像了,无论是言语行为,或者是对待他时的动作……

不知不觉有点恶趣味的想看这家伙扑克脸崩掉的样子,不知不觉想看到他更贴近于现实生活中的样子。

在得知这家伙的身份时,心里所想的是,果然是他啊。


“啧啧啧……光天化日之下,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工藤新一条件反射放开人,顺着声音看去,一个笑眯眯的中年男人正站在一旁。

“长老……”黑羽快斗倒像是很熟悉来人,掩着通红的耳朵,弱弱叫了一声。

不知道魔法界是怎么制定身份权力……工藤新一警戒的看着他。

“你就是闯进魔法界的人类?”

他笑着绕着工藤新一走了一圈,评头论足说:“不错嘛,身体素质挺好的。”


看着工藤新一戒备却又不免抽搐的嘴角,黑羽快斗心想着突然抱住又放开算是怎么回事,对长老说:“估计是来找我的。”

长老笑着点点头,说出了黑羽快斗最不想听到的台词:“那么,这名人类有什么想要实现的愿望吗?”

黑羽快斗小声解释着说:“老规矩了,只要你答应不把魔法界的事情透露出去,我们可以完成你一个愿望——当然,死人复活之类的事情就不要想了。”

……怎么到了魔法界还是要被这人压一头……黑羽快斗愤愤不平的想着。

从小到大,这家伙还真是以欺负自己为乐。


“那就,带黑羽快斗回家?”


长老笑着大声说:“好好好,那我们就把黑羽送给你。”

黑羽快斗愣怔住,大声说:“这算什么愿望——”

……是认为我在魔法界过的不好吗?

“记得多回娘家看看?”长老还颇为恶趣味的补充说。

长老怕是误会了……黑羽快斗转身拉起工藤新一,嘀咕着说:“走走走,魔法界没救了。”


小泉红子:黑羽快斗走了,魔法界果然还是红魔法天下第一✓


当然,后来黑羽快斗才知道工藤新一在魔法界的宣言确实是想娶自己【?】

“我以为你就是单纯的表达对救命恩人的感谢,我错了。”

——————

卑微文手放弃治疗。

你们能看懂就行【摊手】